当前位置:>> 首页 > 中心平台 > 道德讲堂
    吕爱美:一辈子守护残疾养女不言弃
    发布时间:2016-9-20

    吕爱美正在家中做饭 

       吕爱美,女,今年70岁,是临沂市蒙阴县蒙阴街道西儒来村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。自1988年以来,她和丈夫把一个抱养来的残疾女婴抚养长大,就像亲闺女一样关心照料,用一腔爱心演绎跨越血缘的伟大母爱。

      收养的闺女原来是残疾 

      1988年,吕爱美42岁,那时,她已经有一个十岁的儿子。有一天邻居告诉她,有一名别人不想要的女婴她愿意不愿意收养。吕爱美非常喜欢孩子,于是,她就把那个女婴抱回了家,并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“郭姣”。

      这个女婴刚收养来的时候有一岁半,长到两三岁的时候还是比较瘦弱,别的也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。孩子长到五、六岁时,夫妻俩就逐渐发现这个孩子不正常了。她智力明显低下,不听话、不懂事、还骂人,别的小孩都不敢和她玩。

      七八岁时,吕爱美发现郭姣还经常尿床,每天都要为她涮洗尿湿的衣物、被褥。外人从她的音容笑貌一看,就知道她是一个智力不正常的孩子。

      闺女再傻也不能抛弃 

      别人看到他们家收养了一个残疾儿,都觉得是一个累赘,以后会成为甩不掉的包袱。有的亲戚劝他们说,养这么个累赘干什么,干脆送走算了,别再养了。

      夫妻俩坚决不答应。虽然收养了一个傻闺女,可夫妻俩也没有感到后悔,就算他们不收养,也得有人收养他们,否则,这个孩子不能自理怎么能活下去呢?既然他们收养了她,不管她傻不傻,他们都要坚持下去,把她看成自己的亲闺女,无论家里多么穷,都不能难为她,不离不弃照顾她。

      吕爱美和丈夫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由于郭姣智力低下,平时身边必须有一个人照看她,作为母亲,吕爱美就承担起了照看闺女的责任。本来想出去干活挣钱的丈夫,也不得不留守在了家里,一边种着几亩地,一边照顾着家里。夫妻俩平时都把精力放在傻闺女身上,家庭一直非常困难。家里多年来住着几间破坯房,屋里破破烂烂,一台破电视是唯一电器,那是哄傻闺女看的。平时,夫妻俩上地干活的时候,把傻闺女一个人放在家里不放心,会让她在后面慢慢跟着上坡,或者用小推车带着她,闺女做错了事,也从来不责骂她。在郭姣十岁的时候,她的哥哥高中毕业了,当年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但成绩还可以,只要再复读考学还是很有希望的。可哥哥看到家庭这样困难,不愿给家庭带来负担,就放弃复读,在家务农了。

      由于不能抽身去打工,只靠种几亩地是很难维持生计的,他们又包了点桃园,年轻时还有力气收拾,如今就把桃园交给了儿子管理。儿子结婚成家后,对父母很孝顺,也不放心家里的傻妹妹,经常回来帮老人干活、收拾家务,定期贴补家里,家里的电费、水费等都是儿子一块给交着。

      愿陪着傻闺女一直到老 

      时光荏苒。一晃28年过去了,那个收养来的傻闺女已经三十岁了。近三十年来,傻闺女生活不能自理,天天夜里尿床。母亲吕爱美为了照看闺女,她们两人在一个房间睡觉,在两间狭仄的小土坯房里,娘俩一人一个小床,夜里闺女口渴了就会叫嚷,母亲就赶紧起来给闺女倒水喝;闺女尿床了,母亲会起来默默的一个人给她收拾。有时白天时间也会拉尿在裤子里,母亲发现了,会马上给她更换衣裳。在28年1万多个日子里,吕爱美每天夜里至少起一次床,每个白天至少为闺女换洗一次衣物,期间的辛苦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。

      吕爱美家的困难情况,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援助:民政部门给郭姣办理了低保;残联部门给郭姣评定了智力二级残疾,每月发放生活补助金;村里给他家申请了危房改造,补助资金一万元,2014年帮他家把住了几十年的土坯房进行了修缮。2014年冬天,吕爱美不小心摔伤了胳膊,治疗花了一万多元。这时候,傻闺女的病情也有所加重,由于关节长期受凉受潮变形,走路走不大动,家里门台有时上不来,大小便失去知觉,经常拉尿在裤子里。

      随着年龄的增大,吕爱美和丈夫对傻闺女的照顾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。可是夫妻俩把一切苦和累都默默地装在心里,对闺女的守护之心一直不变,他们愿意陪着闺女一辈子。